法薣山之朝聖

參訪法鼓山

聖母聖心會之友會宗教交流組安排了一次北台灣佛教寺院參訪行程︰法鼓山。 它是已故聖嚴法師所創建。令人吃驚的是有一大群天主教徒報名參加此活動。

46座的遊覽車已不敷使用,必需動用一部私人廂型車幫忙載送7位有興趣的人。總數達到53位。我們在遊覽車上已經提醒參加者,這不會是一次普通的外出旅遊,倒是比較像朝聖。聖母聖心會之友會會長和宗教交流組組長都強調我們這次行程在分享共同的基礎,交換宗教經驗,發掘更多我們自己的奧密,神臨在世界上和每一個人當中。這些在我們的天主教道統裡和其他宗教裡都可以看到。因此我們應該心存尊重甚至尊敬的態度。內在的寧靜是歡迎善待我們自己奧密的一種方法。

當我們到達法鼓山,有一位導覽員迎接我們。她告訴我們沿著山路要走半個小時。 她溫柔但是堅定說:「請不要交談,安靜地一個跟著一個走,注意你的腳步,和平常一樣自然行走」,它成為一次宗教體驗,安靜地走也可以是一種禪修(默想)。我們人類都在走向人生終點的路上,每人走他(她)自己的路,然而我們卻感到是孤獨的人。不論我們多麼努力解釋自己,也很少感受到別人會完全瞭解,甚至更糟的是不能分享我們內心深處的孤獨。我們雖然在一起卻感到孤單。

我們被迅速地帶到一間大廳,在那裡觀賞法鼓山開山的影片。聖嚴法師人格被凸顯出來,他是一個具有深度內修生活的人,散發出簡樸與平安。聖嚴法師於2009年去世,有很多人尊敬他為聖者。他死後仍然感召無數在台灣甚至更遠的人。他的寫作是精神的食糧,它談論超脫和放下生活負擔。聖嚴法師好像說︰你帶太多了。放下你的負擔吧! 放下! 放下! 使我想起耶穌的話(瑪竇福音11:28):「凡勞苦和負重擔的,你們都到我跟前來, 我要使你們安息﹗」

然後另一個僧侶教導我們打坐。我有一點失望,因為它只是以身體姿態、手臂、腿部、頸部動作,配合呼吸練習把心靜下來。I could not fully experience the mystery of our being as being part of a great transcending mystery.

法鼓山是一座雄偉寺院,由很多富人捐助建造︰裝飾華麗的大殿,時髦的走廊, 然而非常樸實和莊嚴。我們的嚮導解釋寺院想要避免一切多彩華麗的印象。Grey stones and here and there statutues of the Budhha with deep meaning as we will see later. 一個會士對於大手筆花費在壯觀的陳設感到困惑不解。他可能忘記我們天主教徒不也在全世界建造大教堂和大殿堂。這是否隱喻說我們天主教有權去做,因為我們是「真宗教」,而別人不是呢?

中午我們吃素食。大家要遵守一個規矩就是:不許言談,安靜地吃﹗懷著感恩的心享用。 沒有人抗議,相反的,給我的印象是,這對於很多人是另一個新體驗。在我們消費者的社會裡,我們習慣噪音認為一切理所當然,特別是食物。從前修會修女神父修士僧侶在退省時在用餐時,都要守靜默把注意力集中到天主。

在大殿裡我們看見三尊不同姿勢的佛像,大家很好奇的聆聽嚮導的解說。左邊正在禪定的是阿彌陀佛,他坐著全神灌注於真實的內在,他 He is at peace with his own mystery at home with himself. 中間一位是釋迦牟尼佛 (西元前563-483年),他一隻手向前伸開中指折回,顯然是傳道者,宣揚佛法的人。

最右邊的佛悠然自得的坐姿,一隻手放在膝上,給人的印象是他要將他所有的給全世界,他就是藥師佛,給人治病、許願、聽人禱告。

嚮導向我們解說禪,禪描述了佛的一切:禪字由「示」與「單」合成,顯「示」生活的「單」純,或明示一條路使人過單純的生活。

在回答提問時,我們得知佛教不是一種宗教,而是一種生活方式。我們也聽說佛教不相信「鬼神」或造物神。這種說法或許有些超過,佛教並不否認這個,他們只是說人無法瞭解它,因此不必在這問題上浪費時間。所以在當下要生活簡單不要掛慮。不要受困擾;不要依附任何東西︰它全在人心。

或許我不很了解它。 一位法師向我們解釋:佛有很多,眾人皆能成佛。我們眾人都在成佛的道路走。我瞭解在那個路上,佛陀的「靈性精神」充滿人並且把他/她改變成佛。這「靈性精神」就在四周;它居住在世界上眾人中。我嘗試去問是否這佛陀的「靈性精神」早在佛陀入世以前就已經存在… 或者這佛陀的「靈性精神」不是「靈性精神」… 它能使自己與打開心門的那些人交通,就如同基督徒和天主教徒一樣被復活基督的神能「聖神」充滿,使人改變成為基督徒。 也許這有點太難,竟然考倒了我們的嚮導。很清楚他們所否認的鬼神或者造物神的存在我們稱為神人同性﹗或許我們天主教的很多神學也必須重新解釋。我們稱為神的臨在確實是賦予能力的生命這種說法會不會不太妥當?

為了保證在離開寺院之前,我們不會「瘋狂」,嚮導向我們解釋四個表意文字︰
入流亡所。它簡單的說就是:進入了被聽的聲音之流,此聲為無聲之聲;進入了無聲之聲的音流,而忘掉自己是在音流之中,也把音流忘掉。換句話說:要當心理論和意識形態。

再說聖嚴法師有很多至理名言,他以秀麗書法親自書寫到處懸掛著。其中一幅是︰「巴國的天國和佛的淨地建設在人間」。耶穌也這麼說:「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

聖嚴法師有一則語錄說︰
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太多。
需要的東西才要,想要的東西不重要。

我們聖母聖心會之友非常熱烈參與這次探索行程。他們也期待將來還會舉辦其他有創意的類似活動。有件事我們應該認真的思考:為什麼在台灣有成群結隊的人被吸引到這些寺院道場,佛教有如風暴襲捲台灣。我們天主教和基督教卻是正在辛苦奮鬥。人體驗他們自己的一些奧密,他們似乎在更深的層次獲得認同。然而我們教會只不斷灌輸無法觸及人心的理論。

佛教不是我們大多數人所理解的宗教。它很明確的是有或具有精神性﹗它是一種生活方式。

林瑞德神父 (聖母聖心會)
2011年7月22日